荞麦要去海淀区

贾尼。
一往情深,甘之若饴

所以,我哪里是想要你,我只是想要爱情。

我只是想要大风大浪撕心裂肺相濡以沫,和一个各方面都达标的人。

面对你时,我满脑子都是理性、坚强、体谅、相处之道、客观条件、投资回报率,而表现出来的全是不甘心、不情愿、不敢走。

【贾尼】相声选段(Tony逗哏,Jar捧哏)

(作者有病系列,下文混乱注意避雷)

地点:复仇者联盟德云分部

表演者:托尼斯塔克(逗哏)

贾维斯(高冷吐槽向捧哏)

另外:作者只吃贾尼,下文可能引起all铁的朋友们不满,请避雷。

========

Tony:来了很多人啊

Jarvis:是

Tony:承蒙各位观众抬爱

Jarvis:捧我们嘛

Tony: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托尼史塔克。

Jarvis(笑):诶,对,史老师。

Tony:这边是我的搭档,凡是知道我的人都知道他。

Jarvis:老朋友了嘛。

Tony:他和我搭档很多年了,同舟共济,心心相印,彼此都是最了解对方的人。

Jarvis:您说的是。

Tony:...

【贾尼】你好,海鸥先生(二)

在Tony Stark的生活中,其实并没有很明显的工作日和周末之分。

他习惯于在周六上午叫一堆高管开会,也习惯于在大家都在休息、泡吧和开派对的周末晚上给手下回工作邮件。他忙起来是不分节假日和工作日的,甚至也不分昼夜。他的下属们都非常讨厌他这一点,但没有人敢去和这位工作狂老板提意见,只能努力随时配合着,不分时间场合地做好工作准备。

这周日晚上,Tony照常打开了自己的几个办公邮箱。这周末收到的邮件特别多,他一封封的看完、回复,最后才看到Pepper的邮件。这封邮件并不长,在简明列出的几个事项之后,Pepper还加了一个PS和一个冒号,又写了一句话。这是一条补充消息,写在信件的最后,不太起眼的...

【贾尼】你好,海鸥先生(一)

Tony接电话的声音充满了不耐烦。

然而秘书Pepper早就猜到了,所以她不以为然。她简明专业地向老板汇报了几件公司里的小事,随后,用善意却不容拒绝的语气提醒他:“和心理医生约好的会面就在一小时后。希望你现在不是在车程很远的地方。”

Tony握着手机,烦躁地皱起了眉头。

“没有,不算远。”他叹着气说。

“你在哪?需要派人去接你吗?”

“不,不用。我身边带着人呢。”

“请您不要迟到,这位专家我真的废了很大劲才预约到。他的时间表排得不比你轻松。”

“嗯,知道了。谢谢。”

闷闷地挂了电话后,Tony坐在木质长椅上愣了一会神。

他正坐在长岛一个寂静无人的小公园的海边,在被Pepper...

可是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你看看你,你就要哭了。”

“当人被驯服的时候,难免要掉眼泪的。”

“可是你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我得到了,我得到了麦子的颜色。”

——《小王子》


用力爱了快一年的东西,如今成了这样。你们懂我在说什么。

似乎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倒是一刀刀地挨捅,刀刀见血。

然而,然而。

他们那么好那么好。我也算是于千刀万剐中窥探过一个极美的故事。

谢漫威万箭穿心之恩。我真的在乎过。

【贾尼】恐龙、旅程、怀俄明(极短小甜饼一发完)

(背景是美国上世纪30年代初,OOC预警)

芝加哥火车站,穿行不息的人群中,一位高个子的金发旅客步履匆匆。

他穿着卡其色的战壕风衣,手中拎着金属包边的旅行皮箱,戴着一顶十分英国的绅士礼帽。当他礼貌地向乘务员询问钟点的时候,你会觉得他是电影里在泰晤士河旁喝着下午茶的男主角。

他登上了开往怀俄明洲首府夏延的火车。

蒸汽机车一路喷涌着滚滚的白烟,车轮充满节奏感地一下下撞击着铁轨。这位金发旅客在座位的窗旁右手托腮,看着窗外的青山绿树永续不断地向后跑去。天蓝得很明净,偶尔会有被火车惊起的鸟群吵吵闹闹地飞过,不一会就消失在了山际或天边。

这位旅客望着天空出了神,他澄澈的蓝眼睛里倒映着窗外路过的流...

突然间有了一个虔诚惶恐的奢望,像心间点燃了一个小小的火苗。

我等它燎原。

突然觉得细致护肤的男人很性感。
就是剃须完了拍须后水的动作啊,洗完脸拍爽肤水啦,用点Aesop或者SKII之类不做作的护肤品,简单按摩吸收之后对着镜子睁开眼睛的样子。
还可以扩展到:每条毛巾都干净到像强迫症一样,烘干后叠地整整齐齐,浴室明亮清洁,一颗一颗系上白衬衫的纽扣,随意地喷一点香调冷峻的香水(完了,脑补起来没完没了……)

如果Jarvis是个人类,我心中的他就是这个样子。(Tony?Tony是个生活能力二级伤残,全靠小辣椒照顾啊……)

其实是还在住学生宿舍的我想要过这种生活吧?

对自己说今年加油。
以后去想去的地方。

【贾尼】彼望七日

神答应了你的请求,在你恳求了他那么久那么久之后。

其实你这只是自找苦吃而已。神捻着自己的白胡子,漫不经心地挑着眼瞧着倔强的你说道。唉,凡人,你们凡人就是这样。

但情绪激动的你只顾着道谢,对神的无奈和劝诫充耳不闻。

凡人。唉。

神嗤之以鼻地摆了摆手,只是一再提醒着你——你不能去干扰你的Sir正常的生活,更不能和他相认。记住你的心愿只是能再看看他而已。

这七世彼此平行,命运无常皆不由你,你只是时空洪流中的过客。即使一次次地回去,也能只是一场场无关痛痒的遥望或寒暄。

我记住了。你说。

于是这就开始了。

第一世的你依然生为一个金发青年,带着一颗按捺不住的、想要接近Sir的心。

你大学...

芍药与竹。

Tony和Jarvis的古装向。

Tony胸口的反应堆是玉佩ww

至于我为什么说自己以后不再画画了却又画画这件事。。就不要在意了。。。

————————————


完了我已经被评论区带跑

越来越没法直视这个配色了……

© 荞麦要去海淀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