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麦蜂蜜戚风

我以前叫荞麦。
我...我想当个小审计员!
Hail Jarny!

图二是没加字的版本。

 
 
 

下面附赠三个小段子:

 (图文无关)  
 

  •   
      
      

  • 一、听诊

  


 
 
 

Jarvis医生摘下听诊器,开始写报告,然而写了几笔就停下了,看着眼前的患者。

 
 
 

“怎么了?”被检查的入院患者Tony Stark——没错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CEO——问道。

 
 
 

“我希望您刚才听诊的时候,衬衫是解开的。”医生继续低头运笔,漫不经心地说。

 
 
 

“是检查的需要吗?”

 
 
 

“不是,”医生歪着头,笑得很无辜,“是我个人的兴趣。”

 
 
 

患者被逗得扭头笑了一下。

 
 
 

“你是那种会和每一个病人调情的人吗?”

 
 
 

“不是,但我猜您是那种会吸引身边每个人都爱上你的人。”医生打印了一张单据,撕下来递给Tony。

 
 
 

Tony无奈耸了耸肩,伸手去接:“这我没法否认。”

 
 
 

当他们眼神相遇的时候,发现彼此都闪烁着暧昧莫测的目光。

 
 
 
 

  •   
      
      
      
      

  • 二、甜

  
  
  


 

Tony Stark总裁不吃医院的配餐。他的三餐是按照营养师的订制,由米其林大厨做好并由专人送到病房的。

 
 
 

可是,“营养师配的食谱,都太清淡太不好吃了啊。”tony总是这样和医生护士抱怨。

 
 
 

“Sir,我知道你很郁闷,但是你真的不可以吃高糖、油炸和烟熏食品。”主治医生Jarvis也总是这样回答他。

 
 
 

Jarvis医生不仅严控Tony的饮食,还管控着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是的,Sir,你必须吃这个药,哪怕它恶心得像腐烂的蜗牛。Sir,为了即将到来的心脏手术,请你保持适当的锻炼。不要在晚上处理工作,Sir,你需要充足的休息,再不听话我就给你的房间断电了。

 
 
 

这个一本正经的家伙管的好严啊。Tony不满又无奈地翻着白眼,依旧满腹牢骚。

 
 
 

随着治疗的推进,生活变得越发枯燥和难熬,Tony也慢慢沉默寡言了起来。来汇报工作的秘书和专门照顾他的护理人员也看出来了他的郁郁寡欢。

 
 
 

唯一没变的是他与医生之间的拌嘴,这成了Tony无聊生活中最喜欢做的事情。仿佛只要一次次把Jarvis怼得没脾气,他就能从烦闷生活的魔爪中逃离出来。

 
 
 

面对这个难搞的病人,Jarvis总是无奈地笑着,继续温柔而坚决地维持原则,往往会换来Tony又一阵的吐槽。

 
 
 

某个下着大雪的早晨,Jarvis医生早早地来到了Tony的私人病房。

 
 
 

正郁郁地看着窗外的Tony转过头,看到医生没有换上白大褂,还穿着外套,背着一个斜挎包。

 
 
 

“你头上还有雪呢,医生。”Tony靠坐在病床上,“你是走路上班的?”

 
 
 

“今天没开车,去买了这个。”医生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纸袋,递给Tony。

 
 
 

打开纸袋,麦香和奶油的香甜扑鼻而来。是一个甜甜圈,还热着,上面淋着刚凝固的巧克力。

 
 
 

“刚烤好的哦。”医生笑盈盈地说。

 
 
 

Tony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低下头咬了一口甜甜圈,思索着自己该怎么道谢。

 
 
 

“你今天很反常啊,Jarvis医生。”Tony选择了这句不会暴露自己羞涩的嘲讽。他继续不看对方,咬着甜甜圈。

 
 
 

“别让护士看到,拜托了,Sir。毕竟你还是该控制甜食才对。”医生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拎起包,轻快地走出了病房。

 
 
 

而Tony把最后一口甜甜圈放进了口中。

 
 
 

奶油挑逗着味蕾。这迷人的甜。

 
 
 
 

  •   
      
      
      
      

  • 三、手术前

  


 
 
 
 
 

手术灯形状好独特啊,Tony躺在手术台上,边等待麻醉边想。

 
 
 

周围有序而忙碌的医护人员压抑了整个手术室的氛围。

 
 
 

“紧张吗,Sir?”全副武装到只露出两只眼睛的Jarvis走过来问道。

 
 
 

嗯,他的声音和他的蓝眼睛配起来真是美妙,患者心想。

 
 
 

“说不紧张是假的,”Tony吐了一下舌头,“但我相信你。”

 
 
 

他看到Jarvis眯起眼笑了,伸手摘掉了自己的蓝口罩。

 
 
 

随后,在全手术室医护人员的注视下,这个一直以严肃认真著称的心外科医生走到手术台前,俯身给了Tony一个和缓深沉的吻。

 
 
 

其余的医生全都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两个护士愣在了原地,麻醉师则完全懵逼一脸问号。

 
 
 

Jarvis起身后,Tony一边努力让呼吸平静下来,一边翻了好几个白眼。

 
 
 

“你不该让我在心脏手术之前心跳加快的,Dr. Jarvis.”

 
 
 

Jarvis医生用威严的目光扫过周围正看戏一般的同事们,戴上了口罩。

 
 
 

“我保证,你麻醉苏醒时会看到我在身旁陪着你。Are you ready,Sir?”

 
 
 

Tony深深地呼吸着,他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心。

 
 
 

“Yes,”他闭上了眼睛,“My heart is yours now.”

 (完) 
 
 
 
 
 
 
 
 

PS:我在查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些文字与严肃严谨的医学恐怕是有违的。只是段子,大家看看就好。

 
 
 

PPS:祝辛苦了一年的全国医护人员新年快乐。

评论(19)
热度(78)

© 全麦蜂蜜戚风 | Powered by LOFTER